近代法国为何屡战屡败?人口太少无疑是重要因素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以至于给后世留下不好的深刻印象,认为其不过是一个空有体量与军事传统的泥足巨人。特别是从1870年的普法战争开始,他们似乎就没能独立赢过德意志邻居。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还被对方兵不血刃的进占巴黎。

然而,仅仅在普法战争爆发前70多年,法兰西依还是无可争议的欧洲霸主。那么,这个国家如何在半个世纪间迅速失去战斗力?人口减少或许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早在拿破仑称雄欧陆之前,法国便依靠西欧地区最优良的地理禀赋,在农业产出方面长期领先于四邻。既然有这般雄厚的物质基础,法国就可以比其他欧洲国家供养更多人口,并通过产生税收来支撑军备发展。因而在生产力相对不发达的封建时代,法国仅境内的私人采邑的骑士规模就高达50000人,比同时代的不少国家常备军数量还多。

直至太阳王路易十四时期,人口更是突破2000多万。从而拥有40万常备陆军,是死对头英国人的足足6倍之多。加之科尔贝主导重商主义,法国海军也明显强于对岸。根据17世纪末的统计,战舰数量为300多艘,足以碾压当时的英国与荷兰双强。

正因如此,太阳王能够对全欧陆发起多次大规模战争。无论是早先的大同盟战争,还是后来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都是在用充足的人口资源单挑一众强敌。路易十四还有意识的鼓励教会到农村扩大权力,借以约束乡村道德传统。事实证明,天主教对家庭的规训效果十分明显,非常有利于国王进行良性征兵。所以,即便法国长期深陷战争旋涡,总人口依然在有条不紊的增涨之中。

到拿破仑时期,法国依然保持着人口优势。当时每6个欧洲人中就有1个是法国人。矮子皇帝自己也坚信,人口繁盛才是国家繁荣的不可或缺一环。他在任内首先是建立专门统计人口的统计局,以此了解国内的具体人口状况。接着又通过了一些促进人口增长的法案,比如为生7胎及以上的妇女提供补助金。奈何上述措施持续并不持久,由大革命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很快在他下台后显现出来。

毕竟,法国大革命的第一目标:就是废除旧有的封建制度。因此,革命政府迅速的没收贵族与教会土地,再将这些土地分给小农换取支持。很快,他们便和维护天主教会、贵族制度的保王党爆发了激烈内战,直接酿成近20万人死亡。此外,分发土地的新政又将法国转变为以小农为主的社会结构,显著影响到人口的增长。因为大多数农民首要的目标是维持自给自足,会不约而同采取节育手段来避免产下过多继承者,防止出现土地被过度分割的情况。

与此同时,法国依旧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农业国家。在整个19世纪,农民占该国总人口的75%,城市人口直到1930年的才勉强超过乡下同胞。因此,农夫的节育活动对人口增涨有巨大影响,出生率也从拿破仑时代的44%,一路下降到1850年的26%!

当然,法国城市的状况同样不容乐观。当时,限制城市人口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卫生环境。在法国东部的新兴都市牟罗兹,资产阶级家庭的新生儿平均年龄只有30岁。工人阶级情况则更恶劣,织布工家庭的新生儿平均年龄只有4岁。传染病更是人口增长的挑战之一。仅在1853-54年间,席卷法国的瘟疫就杀死了1/8的城镇人口。

但更为关键的要素,是人们思想层面的变迁。路易十四时代的法国人,因天主教影响而笃信多子多福。但启蒙学者偏要弄出骇人听闻的《人口论》,鼓吹节制生育是更为科学高效的选择。于是,马尔萨斯的矿石杰作在法国大行其道,主张人口按几何级数增长,而生活资料按算术技术增长。而且据他本人推论:如果人口增长不予以调控,就不可避免会导致饥荒、瘟疫甚至引起战争。因此,人类应该为避免灾难而主动节制生育!

马尔萨斯的作品恰好发表于拿破仑战争之后。由于法国在战争中损失200万人口,使各阶层都普遍接受了这一谬论。再加上法国自大革命之后就强力打压教会势力,让各类避孕工具的使用几乎不受影响,节育运动就很快扩展到全国。然而,马尔萨斯的定论很快就被工业革命与技术进步所推翻。特别是医疗和农业技术的进步,足以支持人口的几何级数增长。

更要命的是,法国人自己醉心于生育节制,周边邻国却根本不以为然。1850年时,德意志诸邦的人口已经能与法兰西持平。到20年后的普法战争爆发,德国人口已经疯涨至4100万,而法国却仅剩下3600万。此后,人口差距还在不断扩大。到1914年的一战爆前夕,法国的出生率已降到非常可怕的18%,而德国则长期维持在50%左右。因此,威廉二世的帝国坐拥6690万人口,而与之对抗的第三共和国却只有区区4000万。此时,每20个欧洲人里才有1个是法国人,甚至被南方的意大利人远远赶超。

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法国社会各界终于意识到人口不足的恶果。德国适合加入军队的适龄男子竟为他们的两倍,迫使法国人不得不延长兵役时间。同样,法国也不得不减少工业人口来维持一支可以和德国对抗的军队。虽然最后靠英美俄等同盟援助获胜,但自己也由于过度消耗而一蹶不振。往后便出台大量矫枉过正式政策,却无法从根本上缓解人口危机。

1920年,法国政府通过了外号“天使制造法”的法律。这条法律禁止药店销售避孕用具,并且禁止节育团体进行宣传,违者可能被逮捕。同时,政府开始庆祝母亲节,并且对于多生育的妇女提供奖励。甚至搬出拿破仑时代的老招数,为生育多胎的妇女提供补贴+颁发奖章。其中,铜质奖章会授予5个孩子的母亲,银质则是8个孩子的母亲,而金制奖章需要妇女能生育10个孩子。

遗憾的是,一个团体的出生率下降,就很难再回升上去。以至于法国的作家都辛辣讽刺:法国男人吝惜他们的,但却不在乎流血。显然,新法律基本没有什么成效。随着法国经济的恢复,大批移民开始迅速涌入法国。在1930年,法国的外来移民已经有250万人,占整个法国成年人口的1/10。但在一战中作为主战场的东部省份,却再也未能恢复到战前的水平。

因此,曾经的欧洲第一陆军也丧失了必要勇气。只能寄希望于国际协作和绥靖政策来拖延时间。不仅没能阻止希特勒重新占据莱茵兰非军事区,也无力对遭受袭击的波兰予以实际援助。等到终于肯出兵保护挪威,自己的本土防线也开始岌岌可危。

最终,纳粹德军在1940年5月发动法兰西战役,仅用1个多月时间便长驱直入,随后又浩浩荡荡的穿越凯旋门,并用贡比涅森林的火车将老对手羞辱到极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