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莱与多特蒙德遭晴天霹雳重复投资or扶正妖童?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当拜仁慕尼黑以6700万欧元+1000万浮动的“折扣价”喜迎继马兹拉维和赫拉芬贝赫之后的第3名阿贾克斯青训球员——德利赫特,不久前才从阿贾克斯高价转投多特蒙德的科特迪瓦中锋阿莱却令人震惊地查出睾丸肿瘤!正在瑞士巴特拉加茨集训的多特蒙德周一晚证实,阿莱当天上午在训练后感觉身体不适,立即去接受检查。在当晚1比3负于巴伦西亚的热身赛开始前大约半小时,坏消息传到了主帅特尔齐奇那里,而其他球员直到赛后进餐之前才得知这一噩耗。正如体育主管凯尔所说:“今天这个消息令阿莱和我们所有人都感到震惊。”多特蒙德原本令人憧憬的新赛季前景,一下子就蒙上了一层阴影。

多特蒙德是在7月6日才官宣从阿贾克斯引进阿莱,代价是3100万欧元的基础转会费,还有最高350万的浮动部分,这是队史最贵的锋线日就接受了签约之前的例行体检,当时并未发现任何异常。如今尚未代表多特蒙德参加哪怕一场热身赛,阿莱就不得不进入伤病名单,对于他和多特蒙德来说如同惊天霹雳。

首先抛开竞技方面的考虑,阿莱的身体健康引起了广泛关注。他效力过的法兰克福、西汉姆联和阿贾克斯等俱乐部纷纷通过网络向他表达了慰问和祝福,多家德甲俱乐部以及不少球员——包括5月初同样确诊睾丸癌的柏林联盟中卫鲍姆加特尔,也向他致以慰问。

从26岁的鲍姆加特尔,到24岁的柏林赫塔边锋里希特(7月12日传出发现睾丸肿瘤的消息),再到28岁的阿莱,短短不到3个月内,竟有3名德甲球员患上同一种恶疾,着实邪门。难道足球运动员特别容易患上睾丸癌?来自埃森的泌尿科专家托比亚斯·耶格医生在接受《图片报》咨询时给出了否定的答案,“现役运动员患癌症的风险较低。没有研究证明足球和睾丸癌之间有联系。睾丸癌是20到40岁的年轻男性当中最常见的一种癌症。由于很多现役足球运动员都处在这个年龄段,因此显得较为普遍。”

按照德国足球职业联盟的相关规定,每一名球员在每个赛季开始之前以及在转会之前都要接受骨科和心脏内科检查。尽管睾丸肿瘤可以通过血液检测发现,“但需要更加精准的检测才能发现血液中的睾丸肿瘤标志物,职业足球运动员不会做这种检查。”耶格医生解释说。

阿莱是自己感觉不适之后才去做检查,而且接下来还会接受更为深入细致的检查,以得出最终的诊断结果。多特蒙德出于对阿莱隐私的保护,并没有透露更详细的信息,目前并不清楚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以及他究竟要接受怎样的治疗,因此也无法判断他何时才能痊愈并重返赛场。

耶格医生指出:“基本上,睾丸癌治愈的机会非常非常高!如果肿瘤在早期就发现,还没有扩散,很多案例动手术就够了。术后4到6周,就有可能恢复第一次训练了。”5月初发现中招的鲍姆加特尔在动手术之后还接受了化疗,本月底要进行最终检查。最佳情况下,他可以在8月初开始康复。耶格医生指出,接受化疗的线个月。

已经退役的法兰克福前队长鲁斯就曾在2015/16赛季尾声(2016年5月中旬)对纽伦堡的降级附加赛之前确诊睾丸癌,结果他带病踢了首回合,还鬼使神差地自摆乌龙,以及吃到个人当季联赛中的第10张黄牌而自动停赛,错过次回合。直到法兰克福成功保级之后,鲁斯才动了手术,此后还接受过化疗,其中一次化疗后他足足在床上躺了3个星期,“因为我的感觉真的非常非常不好。”幸运的是,鲁斯最终战胜了病魔,在2017年2月下旬完成复出。2017/18赛季,鲁斯还跟阿莱一道帮助法兰克福捧起了德国杯(两人在3比1击败拜仁的决赛中均是替补登场),随后一季又闯入了欧联杯半决赛。

在鲁斯之前,跟他在法兰克福当过队友的中场球员本亚明·克勒也曾身患癌症。他在2015年2月由于持续腹痛接受检查,结果确诊为恶性淋巴肿瘤(霍奇金淋巴瘤)。当时效力于柏林联盟的克勒已经34岁,结果他在经过多达6次化疗后不仅战胜了病魔,而且在时隔455天后重新参加了正式比赛。

在上周里希特患病的消息传出后,跟里希特有私交的克勒就曾现身说法,分享了自己的抗癌经验,“你得保持乐观。我把它当作是受伤,就像十字韧带撕裂。我跟自己说:‘熬过了化疗,你就会重返球场。’重要的是:你需要帮助,让朋友帮你分担。你不能自己一个人扛。”

在克勒看来,当初他第一时间将病情公开,并因此得到外界的关心带来了积极的效果。而在治疗的过程中,最困难的一点在于:“化疗之后,身体归零,甚至是零以下。免疫系统清零,你会失去肌肉强度。我必须慢慢开始,首先放松地跑步。这需要时间。”总之,化疗对病人的身体和心理都会造成严重损耗,想要恢复到理想的竞技状态,过程既费时又煎熬。

在祝愿阿莱(以及鲍姆加特尔和里希特)能够最终战胜病魔并重返球场的同时,人们也不禁替多特蒙德捏一把汗。今夏接替退休的佐尔克而成为新一任体育主管的凯尔磨刀霍霍,已经花费近9000万欧元签下聚勒、尼科·施洛特贝克、阿德耶米、萨利赫·厄兹詹和阿莱这5名虎将,同时还重新扶正少帅特尔齐奇,展现出要大干一场的决心。但如今随着阿莱面临长时间缺阵,甚至有可能赛季直接报销,烧完三把火的凯尔遭遇极限挑战。

阿莱是以哈兰德接班人的身份加盟,而且理想中所要发挥的战术作用甚至会大于“魔童”,如今这种情况不仅意味着这笔重中之重的投资可能打水漂,而且还可能迫使多特蒙德重复投资,否则9号位的人员配置着实缺乏竞争力且类型单一——阿德耶米、穆科科以及马伦都是以速度和下三路见长,而替补高中锋蒂格斯已经卖给了科隆,正随队参加集训的二队瑞士高中锋布拉德利·芬克(19岁)还太过青涩。

凯尔尽管买人进展顺利,但迟迟未能将阿坎吉、托尔冈·阿扎尔、尼科·舒尔茨、布兰特(尽管刚被凯尔辟谣)等人卖走套现,这原本就导致至今仍未能如愿补强左后卫——霍芬海姆的德国国脚劳姆预计要花3000万到4000万欧元才能拿下。换言之,如果立即又要掏一笔钱重新购置一名高水平中锋,买左后卫就更加不用想了,何况现在压根就没有这笔钱。

其实在收购阿莱之前,多特蒙德也一度考虑过斯图加特的2米高佬卡拉伊季奇。斯图加特体育主管米斯林塔特日前披露,至今仍然没有俱乐部向合同只剩一年的卡拉伊季奇发出正式邀约。尽管这位25岁的奥地利国脚技术能力不如阿莱全面,高水平比赛经验和进球率也差点意思,加上还有令人触目惊心的伤病记录,但对于多特蒙德来说,目前市场上应该没有比他更容易得到的阿莱替身了。何况卡拉伊季奇还相对年轻(25岁),仍有一定的涨球和升值空间。但如果不抓紧时间,卡拉伊季奇分分钟就会跟斯图加特续约,事情就更加难办了。

当然,多特蒙德高层从来没有说过非要在新赛季扒掉拜仁的皮裤不可,反而总裁瓦茨克还一再强调跟拜仁压根没法比,凯尔主导的这场重建还有时间不断完善,不一定要立即看到成效。第一次出任正式主帅的特尔齐奇也需要得到一个较为宽松的执教环境,一个可以让他犯错后成长的空间,尤其是在遭遇如此大的意外之后。

尽管阿莱+阿德耶米顶替哈兰德的计划暂时无法实施,但不意味着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正如纳格尔斯曼在失去莱万多夫斯基之后,很有可能会打造由马内和格纳布里组成的小快灵双前锋,一直在练单前锋的特尔齐奇也必须审时度势,认真考虑由阿德耶米+穆科科组成双前锋或其他一些锋线组合方案。而对于穆科科这位射术精湛但仍然没有真正学会如何踢职业比赛的“妖童”来说,当前局面或许是天赐良机。17岁的他跟多特蒙德的合同只剩一年,目前还没有下定决心续约。在季前备战期,他希望看清楚自己在新赛季的竞技前景。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